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黄埔军校前6期才是真正的黄埔生

2014-12-29 08:53| 查看: 10105| 评论: 0|原作者: 孔祥鹏

摘要: 真正意义上的黄埔毕业生只能是前6期学生,能活到现在至少也是少将以上军衔,而绝不会是白丁身份的抗日老兵。
    按:有“黄马褂"殊荣的黄埔军校是一面金字招牌,凡人一与之挂钩便身价百倍、千倍、万倍。随着时光渐渐远去,黄埔军校及其毕业生也开始被以讹传讹。近来屡屡见诸报端的国民党抗日老兵,往往被冠以“毕业于黄埔军校"的美誉,以博取世人惊愕与同情。事实上真正意义上的黄埔毕业生只能是前6期学生,能活到现在至少也是少将以上军衔,而绝不会是白丁身份的抗日老兵。这些所谓的“黄埔军校毕业高材生”的抗日老兵,多是挂着打着黄埔军校旗号的其它学校毕业的。
    黄埔军校是国民党与中共、苏联合作的产物,有着“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特殊背景。它的辉煌也有着特殊的时期与地点,即时间特定为1924年6月至1927年4月;地点特定为广州长洲岛。
任何历史风云人物的出现,都是特定社会历史条件的产物。这一特定条件形成的时势,提供了以往所没有或罕见的机会,把平时默默无闻的人造就为时代的英雄。
    这便是世人所熟知的“时势造英雄"。
    尽管1927年4月以后,蒋介石又先后在南京、成都乃至台湾凤山开办军校,自称是黄埔军校的延续;也尽管从1925年起,先后存在潮州、南宁、武汉、长沙、南昌、洛阳等地的各种分校,但没有了特定的时间、地点或者与中共、苏联合作的背景,绝大多数延续军校或者分校已仅仅徒有其名而无其实,再也无法造就出类似的英雄了。
    或许,唯一可稍稍称为例外的是潮州分校。
    1925年2月,以黄埔教导1团为主力,蒋介石等黄埔军校官长参与指挥的东征军,前往东江地区征讨陈炯明。
    东征军指挥部决定,黄埔军校本部的入伍生也离开长洲岛的课堂,随大军出征,并授之以教导第2团的名义,由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率领。
    东征军大获全胜,攻占潮州后,东征军参谋长蒋介石等人为使随军东征的军校第二期学生能就地补习耽误的课程,同时招揽当地的有志之士,决定在潮州设立一所分校。
    但刘震寰、杨希闵在广州发动叛乱,东征军奉广东政府之命回师平叛。黄埔军校入伍生也随即返回长洲岛,筹办潮州分校之议“因之遂寝”而撤销。
    这年9月,东征军以军校校长蒋介石为总指挥,率黄埔学生军再度征讨死灰复燃的陈炯明,重新攻占潮州。
    东征军指挥部于11月初恢复筹办分校,定名为“陆军军官学校潮州分校”(后随黄埔军校更名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潮州分校”),任命国民革命军第1军副军长兼第1师师长、黄埔军校总教官、教育长何应钦为校长兼教育长,并开始招收学生。
    1926年4月1日,黄埔本校教育长邓演达又接替何应钦,担任潮州分校教育长。
    不久,黄埔本校校长蒋介石兼任潮州分校校长,本校党代表汪精卫兼任党代表,何应钦再度担任教育长,原黄埔本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兼任政治部主任。
    分校完全依照本校的组织系统,设立了校长、党代表、教育长,政治部、教官部、校长办公厅、军需处、副官部、总队部和卫兵排等机构。
    分校开设的课程也本校一样,政治教程即也有三民主义、中国国民党史、世界革命史、帝国主义侵华史、社会主义等15门课。
    除了多数官长、教官如蒋介石、汪精卫、何应钦、邓演达、周恩来,以及熊雄、恽代英、萧楚女等人即为本校原班人马之外,所招收的第一期学生也多是第1军各师等部的编余人员,多达400名。
    潮州分校从1925年12月创办,至1926年年底结束,前后存在1年,共举办两期,毕业生728人。第一期348名学生于1926年6月毕业,均被分配到第1军独立第2师及第20师见习。第二期280名学生于这一年12月底毕业。
    潮州分校是黄埔校军东征途中,为使随军出征的黄埔军校第2期学生能补习课程而筹划创办的,与黄埔本校的领导机构、教职官员大体相同,停办又早于国共分裂。
    因此,它与黄埔本校存在的历史条件基本无二致,而且分校第一期又称为黄埔本校第三期,分校第二期又称为黄埔本校第四期或第四期独立大队。这是后来那些全国各地遍地开花的黄埔军校分校无法比拟的。
    实际上,从1927年4月蒋介石“清党”,又在南京重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公开组织筹备委员会,并以正宗“黄埔军校”自居起,真正的黄埔军校已经消亡了。
    这些延续“军校”与分校,除潮州分校之外,大多仅有其招牌。世易时移,造就英雄的时势已去,其师生的建树及历史地位,与真正意义上的黄埔师生不可同日而语。
    它们之所以还能偶尔被后人肃然提及,仅仅沾了广州黄埔军校的余光,或者是为了某种政治需要而已。
    因此,真正意义上的黄埔军校开办不过3年,从1924年6月到1927年4月,共招收6期学生(第六期学生于1926年10月入学),毕业前4期,第五、第六两期未毕业而军校已物是人非。
    长洲岛上走出的这6期学生,特别是能够顺利毕业的前4期学生,和他们的老师们一起,大多成为高车驷马、出将入相的民国政要或沙场名将,影响中国政局数十年,民国历史的星空也因之格外闪烁。
    到20世纪40年代晚期,黄埔学生在国民党军政界中一时将星闪烁,名将如云。其中,绝大多数是前6期学生,最风光的是前4期。他们前后界限分明,如同军队官阶,高一期压死人。
    当然,也有不少例外,由于个人才干与机遇特殊,前6期中一些后期生超过前期生而身居高位,声名远播。
    人们所津津乐道、悠然神往地也正是这一时期长洲岛上,短时间内便能迅速将前6期学生变草根为精英,化平庸为神奇的黄埔军校。
    第一期学生1924年5月入学。学期仅半年,相当于速成班,科目也仅有步兵科。正式招收的4个队于11月底毕业,由程潜的湘军讲武堂合并到军校的学生即第6队于1925年初毕业。
    他们除一部留军校外,多数被分配到军校教导团,也有少量学生被派往海军等单位。
    第二期学生于1924年8月、10月、11月相继入学,学期原本也为半年,但因各地学生随到随入校的原因,延迟至10个多月,毕业于1925年9月。学生大多被派往国民革命军第1军。
    这一期科目分为四个:步兵科(两个队)、炮兵、工科,辎重科(各1个队),但学生人数比第一期少180余人,也就是少了湘军讲武堂这种学校半路合并加入。
    第三期学生于1924年12月相继入校,学期为1年,1926年1月毕业,大多被派往国民革命军第1军,也有部分被派往其它各军。本期学生分为9个队和1个骑兵队,有1225人。
    第四期学生于1925年7月至1926年1月,分7批入校,学期1年,1926年10月毕业,计2314人(不含潮州分校)。设有步兵、炮兵、工兵、政治、经理四科。学生毕业时国民党正准备通过《国民革命军北伐宣言》,以8个军10万余人进行北伐战争,他们大多被派往部队,随军参加北伐。
    第五期学生于1926年1至3月入学,学校名称因国民革命军各军所办的军校与黄埔军校合并而改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分步、炮、工、政治、经理5个科,组成6个大队、17个中队、53个区队。
他们毕业时,国共已经反目成仇,军校也分为了两部分:
    1700名政治、炮兵、工兵科学生由中共领导人恽代英主持毕业典礼,于1927年5月和7月在千里之外的武昌毕业;
    约1400名留在长洲岛的步兵、经理科学生,后来奉蒋介石之召前往南京,由何应钦主持毕业典礼,于1927年8月15日毕业。
    第六期学生于1926年7月至10月相继入学,分步、炮、工科。他们入校时,不仅校长蒋介石和多数教官已经离开军校,开赴北方前线,基本上没有了与他们结识从而获得重用的机会,不久还因蒋介石“清党”,国共合作破裂,经历了种种惨烈的阵痛。
    因此,黄埔学生以第1至第4期学生成就最大。如果说当年最早随洪秀全一起举事,长征南京的广西太平军,被他亲热地称为“广西老兄弟”,那么黄埔军校前4期学生便是蒋介石的“广西老兄弟”。
    这几期的黄埔学生,无论党派信仰如何,在1927年4月蒋介石“清党”前后的几年时间,如果在蒋介石嫡系部队以外的地方“混”得不够好,甚至流离失所,都不大要紧,机会之门仍然给他们留着。
    他们只要前往南京找“黄埔同学会”登记,表示要重新追随校长蒋介石,很快便又有一个辉煌的前程。
    黄埔军校第三期步科学生黄铁民,曾在1926年“中山舰事件”中遭被关押。获释后,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宣传科上尉科员兼《黄埔日刊》编辑,参加第一、二次东征,平定杨刘叛乱和北伐战争。
    1927年4月,他奉中共组织的派遣.前往安徽等地从事兵运工作,但不久与中共党组织失去关系。
    走投无路之下,他于1929年前往“黄埔同学会”登记,很快就获得蒋介石的谅解,开始“时来运转”。他先后担任国民党军队的营、团、旅长.少将参谋处长,直到1949年1月在淮海战场被粟裕的华东野战军俘虏。
    黄埔第一期学生,蒋介石后来的爱将杜聿明,追随校长之路也有过一段不小的波折。
    1925年春的第一次东征之战攻克淡水后,他长了一身疥疮,不得不请假回广州医治,离开了蒋介石的直接领导,从此“命途多舛”。
    疥疮治愈后,杜聿明回到黄埔军校拜见党代表廖仲恺,随即被廖仲恺派往河南开封,到冯玉祥麾下胡景翼的国民军第2军协助筹备建校。
    期间,他还奉命带信前往北京面交孙中山。
    在开封仅一个月之久,因胡景翼突然辞世,杜聿明没有了容身之地,被迫返回老家陕北,给大地主吴宝山做过副营长兼第1连连长。
    不久,他又到北京西山碧云寺,为孙中山守护灵榇。
    1926年7月,国民政府誓师北伐后,杜聿明决心南下归队。不想,他千辛万苦到达南京时,又被军阀孙传芳的稽查队关进老虎桥监狱。
    他随后侥幸越狱逃出,乘船到达武汉,又碰上“宁汉分裂”。因他不喊“打倒蒋介石”的口号,被关了禁闭,打算予以枪决。
    他再次冒死逃出,前往南京,见到了久违两年多的蒋介石。过去的门生前来认门,而且忠勇可嘉,蒋介石大为高兴,当即让他到“黄埔同学会”登记。
    从这时起,杜聿明才抛弃了个人的“时乖命蹇”,重新从营长起步,然后团长、师长、军长一路高升而去,直至东北保安司令部司令长官,徐州“剿总”副总司令,军衔为中将。
    第5期以后的学生,失去了这种与未发达之前的校长、教官们“患难与共”的机会,能够发达的人便微乎其微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滕州信息港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滕州信息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滕州信息港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滕州信息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滕州信息港"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电话:0632-5590111。

最新评论

小黑屋|滕州信息港 ( 鲁ICP备15029564号-13 解放中路中央城B区商务楼3F ℡5590111

GMT+8, 2017-7-22 22:39 , Processed in 0.155009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